您现在的位置:金昌市亚州城ca88手机版>> 校园动态>> 专栏>> 改革30年>>正文内容

校长眼中的改革开放30年

问者按 :毫无疑问,改革开放30年,也是中国当代教育建章立制、破旧立新,实现跨越式发展的30年。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除了关注那些影响教育进程的大事件和重要举措,也不妨透过一所所学校,去审视微观层面学校文化和育人理念的变迁。高屋建瓴式的俯视,可以让我们清楚发展源流,理性地认识中国教育;而见微知著的聚焦,则可以让我们感受教育的脉动,增进对这份事业的热爱。

本栏目特别约请了一批在教育界有影响的中小学校校长,这些学校都是我刊在不同时期推出的教育典型,通过回顾育人理念、教育文化、教师发展、办学策略等方面的收获,也是一次有意义的价值梳理。

在不断创新中引领学校文化  

上海建平中学 程红兵

改革开放30年,建平中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人的观念到人的行为,从价值思想到学校环境 从课程设置到管理行为,都发生了世纪性变化。

1978年,建平人以自己严谨求实的教风、学风,以优异的教学质量,被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命名为上海市重点中学。

1985年,随着冯恩洪校长走进建平中学,他从校园文化开始,进行了一系列的教育教学改革,建平校园一派生机。20世纪90年代初期形成了“合格加特长”的目标模式。“规范加选择”的办学模式,以1993年《人民教育》发表自创刊以来最长篇幅的报道《跨世纪的教育工程》为标志,达到鼎盛时期,在全国基础教育领域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崇尚一流,追求卓越”的文化性格初见端倪。 1993年开始,建平中学借助浦东开发开放的大好时机,从全国各地引进一批又一批优秀教师,集团化办学的思路,客观上为建平中学人员调整提供了空间位置。这既为建平第二次腾飞打下良好的基础,同时也铸成了开放相融的学校文化。1999年开始的上海市实验性、示范性高级中学评审,从外部对建平施加强有力的影响,使建平逐渐走向科学化办学和规范化建设。

2003年开始,我们启动了建平“新文化运动”——现代学校文化建设。建平中学要构建一个具有什么内涵的学校文化,我的回答是,构建一个以人为本,以学生发展为本,以开放、民主、和谐、进取为精神内核的现代学校文化。所谓开放就是海纳百川、包容差异、多元选择、非封闭、非歧视的人生态度;所谓民主则是指合作共生、对话协调、非独断、非专行的价值取向;所谓和谐就是指人际友善、天人和谐的人生境界;所谓进取就是追求卓越、崇尚一流的精神风貌。

我们提出了独具特色的学生培养目标:自立精神、共生意识。科学态度、人文情怀、领袖气质。围绕学校的培养目标,根据学校教育工作的逻辑关系将学校文化分为:课程文化、组织文化、环境文化、管理文化四个部分, 以课程改革、课程文化建设为中心,建设建平新文化。

今天的建平有自己的价值思想,体现在办学目的好:为了学生终身可持续地发展,为了学生健康快乐地成长;体现在期望目标上:让每一个建平学生的名字充满神圣和庄严,让每一个建平人拥有归属感和幸福感。

而建平的价值思想体现在建平8大领域、覆盖所有学科、l00多个模块的学校课程体系上。

回顾建平中学30年的历史,改革开放使建平中学走过三个标志性阶段;

一、洋务运动——学校环境建设与教学工具的革新;

二、‘维新运动’——教育理念的更新与管理制度建设;

三、建平“新文化运动”——现代学校文化建设。在历史与现代融合中完善办学特色,建设学校文化,学校文化建设必须继承学校传统,但不为传统所束缚,强调传统但不固步自封,学校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发展的概念。学校之名在于文化传统的进步,在于不断开拓创新,

在于校长、教师、学生活跃的思维品质和无限的潜能,在于不断把握历史未来的进程。

从理性到感性的教育价值回归

江苏省苏州市第十中学 柳袁照

我国改革开放的30年,也是我国教育改革和大发展的30年。30年前我国恢复高考,我当时作为1974届高中毕业生,正在农村插队,有幸参加高考并录取在师范院校,毕业后一直在教育岗位上,前12年在中学当语文教师,中途11年在教育行政部门从事教育综合改革和教育政策法规研究,2002年到学校担任校长,至今已有7个年头。

我目睹了教育的变化,特别是苏南城市与农村的教育变革和发展;亲历了那个时期苏州教育的所有重大事件和变革,参与了市内外有关教育政策法规文献的起草制订工作,走过全国许多城市,也随教育前辈几乎跑遍苏州的所有乡镇,对我来说是一种难以忘怀的经历。

从微观到宏观,再到微观。新世纪初,我来到江苏省苏州市第十中学,一个教育的最基层单位,也是我的母校。面对学校,虽然校园很熟悉,但却是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教育微观世界。此前10多年养成的教育宏观思维方式与习惯,对我在这所文化积淀很深的学校工作,大有裨益。带着宏观的思维方式与习惯,来处理学校的微观教育教学事务,常有一种“别有洞天”的感觉。

当我担任校长刚跨入第七个年头的时候,《人民教育》杂志在2008年1月份第1期上刊登长篇通讯,把我们学校称赞为“最中国的学校”,这是最朴素、最凝练的赞美之词了。我感到很荣幸。我与我的同事们用五六年的时间,把一所苏州的普通中学打造成“最中国的学校”,校园内处处洋溢着浓厚的文化气氛。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能说话,都能说出一段动人的故事。学校修旧如旧,把学校百年的人文传统以及蔡元培、竺可帧、费孝通、杨绝、何泽慧、彭子冈、李政道等老师校友作为一种气息 弥散在每一个角落。

2002年我来学校的前夕,曾写了一首诗《风景》:过去的我\真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鸟\一朝醒来\我突然变成了一棵树\一棵再也不走\再也不盼顾\再也不漂泊\再也不浪漫的树。。。。。。

今年我又写了一首诗《一只倦鸟与一棵不走的树》,其中有这样两句;树的灵魂永远飞翔\恣意于愿望不能实现之时。

两首诗之间,既是我的思想情感的经历,又是我教育管理的实践。我曾提出“诗意地做校长的理念,在我们的校园里力求处处洋溢着诗意,学校里所有都是“真’的存在,甚至偌大一个校园找不到一棵假花假草,我们要在自己有限的空间给教育功利化的积习以一击。 2008年的秋天,我市“‘我在美丽的苏州’诗歌朗诵会”在我校西花园举行,我与我的学生的诗作被朗诵者登台朗诵。因而,有人称我为“诗人校长”。 我爱我的学校,我们要无愧于

“最中国”这样一种赞誉。 所谓“最中国”,我的理解 就是洋溢浓厚本土气息、洋溢浓厚民族气息。坚守本土与民族的传统,不是一种自我满足、不是一种封闭,而是意味着一种开放,一种包容,是融本土与国际、民族与世界、传统与现代为一体的理想教育。

这当校长的七年,我又一次见证了苏州教育,从外延扩张。条件改善,到丰富内涵、提升质量的转变过程。现在是教育最好的发展时期,“人”的因素,得到了应有的重视。这几天我写了《有个地方称作学校》的小诗,以此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苹果还挂在去年的苹果树上\仿佛天从来也没有变黑\从我们建造的纪念碑上\众神走下来\拨动阳光的琴弦。

在终身学习中理解教育

黑龙江哈乐滨南马路小学 赵翠娟

1979年 我结束了11年的知青生涯,返城回到哈尔滨,进入小学工作。从那时起,我从以工代干的教师,到正式教师、教导主任、副校长、校长,直至今天成为一个年近花甲的老校长,30年时光恍然而逝。回望来时路,我与共和国同龄,而我的职业生涯也正与改革开放的30年相随。

改革开放,是将永远铭刻于中国史册的宏大乐章,在我看来,这个乐章中有一个旋律贯穿始终,就是一个民族渐渐拨开层层迷雾 步步深入地认识规律、尊重规律、利用规律的进程。如果说我几十年职业生涯中有一个最深切的感悟,那也是一句大白话,从事教育事业,要遵循教育规律,规律不可欺。

对规律的认识来自哪里?首先来自扎实的学习。我执校政15年来,其实只做了一件事 就是引发个人学习、促进团队学习、建设学习型学校。人类的教育事业,已经薪火相传几千年。教育先哲们历经千辛万苦而积累下的经验,都积淀在各种典籍之中。而教师,也天经地义就是“读书人”,所以,我们学校的校风就是“让读书成为习惯”。人,只要千百次地重复做一件事,就必然会养成一种习惯。我们南马路小学15年来就是在千百次地重复做一件事——读书。全校教师在15年的艰难中、寂寞中、快乐中读下来,我们工作的变化,令人惊喜。这漫长的实践教会我们,学校与学校之间真正的差距在于学习。

对规律的认识还来自每天都会发生的教育实践和朴素的常识。我们处在一个新术语、新概念盛行的时代,教育界也不例外。这些新术语,新概念乍一听很深奥、很现代,也裹挟着我们闻之起舞 随之奔跑。可在这个过程中却很容易忽略许多听上去不那么响亮的常理,看上去不那么华丽的常识,也特别容易忽略我们每天都会接触到的平凡而简单的教育琐事。其实规律离我们并不遥远,也不会惊天动地,它就蕴藏于我们司空见惯的教育常识和琐碎的实践之中。关注和研究这些鲜活的常识和琐事恰恰是我们校长和教师的立身之本,也是我们建设学习型学校永不枯竭的动力之源。

关于教育规律,我的第三点感悟是,不要让学校的机制障碍规律,而要遵循规律,适时地改革机制来顺应规律。人世间有一个常理,就是权利和责任的对等。既然校长的一切思想都要通过教师们才能付诸实施,那么我们就要为教师授权,我校提出的“让土兵说话”,就是让教师取得话语权。过去面向全校教师讲话一直是领导的特权,即使有个别教师代表,也是受命发言,不过是一种点缀。现在我们果断地把麦克风交给老师,并且为老师搭建属于自己的话语平台,建立让教师真正介入学校管理的“校政联席会议”。由此,教师们的积极性被迅速调动,“我是土兵我怕谁“、“我过去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么有水平”,这些“名言”都是南马路小学教师的真心流露,老师们的积极状态也给我这个老校长带来莫大的幸福。校长们须知,只有宽容错误,才能收获正确,这也是一个常识。有时候校长认为错,其实不一定错。如果只能听得进自认为正确的话 而定义正确的权力又在你身上,那就等于你只能听到你想听的话。对于校长而言,这是多大的悲哀。创设一个机制,让大家一起快乐地工作,校长夫复何求?

回顾这30年,我以我的人生与亿万人一起见证着国运的转折。30年之后的今天,我老了,可是我也有了过去不曾有过的淡然和坚定。作为一个老教育工作者,我相信,在新的时代里,我们遵循规律,认真工作,中国的教育将会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以感恩心态和开放胸襟创造梦想

重庆巴蜀小学  廖文胜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教育领域的变化也有目共睹。在这个值得纪念的宏伟的历史时刻,我想到的却是一些难忘的小事。

一个是我80多岁高龄的父亲的故事。我父亲一辈子教书,退休后的一二十年,他天天都要对儿孙们感叹再三,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现在的学生读书太幸福了。孙子辈中早有人对爷爷的哆叨有意见了,背地里取笑他是改革开放年代的“祥林嫂”。父亲听说了,不仅不生气反而有些自豪,“唠叨 ”的话题更加多起来。

在父亲教书的年代,学校的办学条件是现在孩子难以想象的。那时候,最好的学校操场也不过是三合土打起来的,而且是城市或者中心学校才有,农村村小就是一块稍稍平整过的土坝子做操场,甚至连大学也难得看到真正意义上的绿茵场,铺的是煤炭渣加沙子;无论城市还是农村的小学校基本上看不到标准的乒乓球桌,最常见的是用砖头垒出的简易乒乓球桌,乒乓球拍也是硬木板;哪个同学有一块红双喜牌的乒乓球拍,在学校就了不起了;那时说打羽毛球叫打板羽球,因为羽毛球拍子是木板做的,像现在的羽毛球拍是很稀奇的宝贝;学生的课桌、板凳和老师的黑板都是用了一年又一年,修修补补再一年。每当父亲讲到这些,都要对儿孙们说:“你看你们,现在好幸福。啥子都是最好的。真的要好好学习才对得起党和国家!

只有经常回顾过去,才懂得感恩今天。回顾这30年我最想说的就是父亲对改革开放的那一份虔诚的感激,他的话表达了众多老教育工作者的心声。从父亲身上,也让我体会到今天作为一位教师的幸福。我希望 巴蜀小学的师生都能心怀感恩,去承担更大责任。近年来,学校成功举办了三届“与新课程同成长互动论坛”,在教育界引起很大反响;巴蜀的百名教师走进聂江、南川、石柱、大足的山村学校,和农村师生一起享受教育;巴蜀梦想网校让成千上万的孩子听到巴蜀老师的讲课。

30年来,教育的硬件环境大幅度提升,教育理念有许多根本性的变革,这些都是值得总结的改革层面的成果。同时,在开放的层面上,中国教育也是大踏步地、甚至是义无反顾地向前发展。当今教育的开放,是成长在改革开放年代的教育工作者感受最深的大事。这种开放带给我们的东西真是太多了,可谓不胜枚举。这里仅以巴蜀小学对外交流过程中的一件小事,来表达我的感受。

2007年,美国赫利提吉霍尔学校校长布兰博偕同事造访巴蜀小学。他的精彩演讲,让我们的教师为之热烈鼓掌。但同时 教师们对他提出的教育理念并不完全认同。在交流互动中,我们就中国传统教育和传统文化的关系及相互影响作了阐述。布兰博校长和他的同事们听得津津有味。兰博校长诚挚地说,巴蜀之行完全改变了他对中国的看法,也改变了他对中国教育的看法。随后,他主动提出和巴蜀小学建立长期友好合作关系。

的确,30年来改革开放让世界各国对中国教育和中国文化的认识不断加深,我们也在走向世界中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巴蜀园以自己的求实和真诚吸引了海内外朋友,学校先后与美、英、俄等国的11所学校结成国际友好学校。

以“巴蜀孩童,世界眼光;培养会读书、会合作。会创造、有修养、有鲜明个性的学生” 为目标, 巴蜀人正致力于在国际视野下打造梦想巴蜀园,创造教育和人生的梦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